開小火 - 慢慢煮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0
07

23

22:23
Mon
2012

No.056

[波特多] 每場魁地奇背後都有些小秘密


WARNING:突發、短文、自嗨、我壓根只是想寫對話(喂)


  當赫夫帕夫魁地奇球隊的打擊手,一個小不點(155公分不到),抓著她的愛帚鷹馬321(很古怪的型號,穩定度異常高,但對它不敬的話會被甩下來,而且每天最好都要騎出去繞一圈),大剌剌地站到正在吃早餐兼討論戰略的史萊哲林球隊前時,整個蛇院餐桌都安靜了下來。

  「早唷盧恩!借一步說話好不?」

  史萊哲林看守手抬頭看看她、轉頭看看益發低氣壓的史萊哲林們、再看看不遠方騷亂不已的赫夫帕夫餐桌(芮兒又哪根筋不對?為什麼開賽前要去招惹史萊哲林?!什麼我才不要過去阻止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蛇院隊長便先惡狠狠地發難了:「赫夫帕夫的打擊手小姐一早找我們看守手有什麼貴事?小獾仔想挖點敵方戰略聽聽嗎?還是那些膽小的赫夫帕夫派妳來求饒等等不要把你們宰得太難看呀?」

  史萊哲林哄笑起來,小獾仔狀似困惑地一歪頭。

  「福林,」坐在盧恩對面、一頭淡金髮色的女孩優雅地放下手中的湯匙:「不管對方球隊是強是弱,我都不覺得挑釁敵方打擊手是個好主意,尤其是,」她瞅了她一眼:「對方被稱做小瘋子的話,小心她等等拚上命都要送你個腦震盪。」

  「哈,怎麼,米德奈特,妳認為這有可能?」

  「就是嘛,佩卓,怎麼可能腦震盪咧?這種開賽的時間點我一定瞄準胃的啊!」

  「夠了,」看著笑得嘿嘿燦爛沒陰影的敵方打擊手跟正理解似地點點頭的自家學院好友,盧恩覺得早餐還是別吃太飽:「有什麼事直接說。」

  「啊唷這件事很重要又私人、私人,看在我們交情的份上放下你手中的三明治借我五分鐘不行麼,保證對你有利無害啦,擔心早餐的話佩卓會幫你看著。」

  「我才不會。」

  「她才不會。」

  「嗯,她的確不會。」芮兒歎口氣,整個人歪靠在掃帚上:「嘛,看在我們魔藥學的互利共生上──」

  「妳一如往常地叫人抓狂,」推開眼前還剩好幾口的早餐,盧恩掃了滿臉陰沉的隊友們一眼,站起身:「好,五分鐘。」

  「這才是好盧恩!」女孩歡快地跳起來,朝佩卓納斯擺擺手:「那我就把他借走啦~」

  「嗯。等等,芮兒,」佩卓納斯低下頭,在長袍口袋裡翻找一陣,向芮兒拋出幾枚閃亮銀幣:「三西可。別借太久了。」

  「您的貨款已收到,謝謝惠顧~」抓住硬幣,眨眨眼,女孩扭頭拖著掃帚往外走。

  跟著芮兒走向大廳外頭時,盧恩對於福林隊長的表情可以難看到如此難以言喻感到有些驚艷。



  「好,一大早的到底有什麼事?」就算是有交情加上互利共生老實說也不能等價交換美好安穩的早餐戰略時間。

  「沒有重要的事才不去煩你咧。」芮兒吐舌,從魁地奇球袍內袋摸出一個叮噹作響的錢袋:「這裡有27金加隆和14銀西可。」

  盧恩皺眉:「干我屁事?」

  「真的干到你屁事,再2加隆3銀西可的話我今天就會全力以赴把你打下掃帚三次。啊,」摸摸口袋,芮兒把剛剛拿到的三個硬幣丟進袋裡:「再兩加隆。」

  盧恩感覺他臭臉的程度應該可以刷新剛剛福林隊長的紀錄:「······這是什麼情況。」

  獾院打擊手無辜地聳聳肩:「一開始只是幾個人開玩笑啦,說湊給我10加隆請務必把盧恩打下來,然後啊,就不知怎麼地傳開了,後來連活動名稱都有啦叫做『一人一西可盧恩下掃帚』,結果就······」錢袋歡樂地叮叮噹噹。

  史萊哲林看守手,盧恩‧賽恩特‧埃蘭茲,此時表情非常之高深莫測。

  「我是不清楚你平常到底都對什麼人做了些什麼事啦,呃,可能知道一部分。」芮兒踮起腳尖,憐憫地拍拍對方肩膀:「沒想到真的湊到了,嘛啊,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也不拿白不拿嘛,憑我們的交情我覺得不該瞞著你對吧。」

  盧恩默然無語,細細體會血液撞擊太陽穴的微妙感受。

  「所以!重點!來了!」芮兒咧開嘴,大眼閃閃發亮,直直對上盧恩午夜藍的細眼:

  「盧恩,你打算花多少錢贖身?」

  「幹。」



  之後,那天史萊哲林對赫夫帕夫的魁地奇賽中途,觀眾席突然爆發出狂熱的、有如古羅馬競技場一般喪失理性的「給他死、給他死」狂潮就是後話了。赫夫帕夫其中一名打擊手被罰兩個月禁賽加上勞動服務,也是後話。史萊哲林的看守手最終還是進了醫院廂房,而他的雷文克勞好友去探望他時在裡頭發生了什麼事,當然,也是後話了。




強調一下我真的很喜歡盧恩的。(喂)
佩卓只是淡定地買票看戲,然後小河其實很驕傲被稱做小瘋子(果然瘋子)

本來真的是沒頭沒腦想來一篇魁地奇比賽簽賭梗,沒想到隔沒兩天,史萊哲林看守手盧恩先生的家長就把醫院廂房後話給鉅細靡遺的生出來了!精彩萬分!!纏綿悱惻!!(小河表示不我真的沒打算要爆他肺的啊!!)


後話的後話(還來):

「啊──喔──」憤怒的博格撞上敵隊看守手胸側,狠狠地連人帶帚砸上球門柱,即使離了半個球場的距離,芮兒也彷彿聽見了骨頭碎裂的聲響。快浮穩穩當當地被擋了下來,盧恩直直地往下掉,芮兒閉上眼,盧恩,你是值得尊敬的對手,兩人間的往日情誼一幕幕閃過:她遞給他一大把一大把來路不可說的珍稀藥材、他自大釜裡舀出一勺勺一勺勺她動手只會炸鍋的複雜魔藥、兩人相視,口桀口桀而笑······「再會了,我的魔藥學。」


Tags:pottermore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07

24

edit
flamycks [No.10 - 01:09 2012]
你生出對話,我生出白紙(一臉欠罵)
小劇場什麼的有夠罪惡永遠脫序之類的。
07

31

edit
魚 骨 [No.12 - 02:21 2012]
>>flamycks
你不只是白紙,是發光的白紙(?!)
我現在只寫得出蠢梗小劇場是該如何是好(望天)